“子衿,来!你想吃肉就大胆的吃。()”

    饭桌上,雪千寻夹着一块五花肉到杨子衿碗里,一边说着一边还瞪了杨莲亭一眼。

    杨子衿微微一笑,便正色道:“雪姨,君无戏言,爹向来是一言九鼎,不能因为我一己食欲而让爹言而无信。”

    雪千寻不屑道:“你爹就是个话痨,他满嘴放炮,鬼话连篇的时候你都还没出生呢!岳不群的那一套道貌岸然你爹也没少学!”

    话说杨璞夫妇对雪千寻的身份至今亦是毫不知情,二人只是想当然的将她当做东方不败的陪嫁丫鬟,杨莲亭的姬妾一样。虽然平时有些刁蛮骄横,趾高气扬,没大没小。但夫妇二人因为出于对杨莲亭的愧疚,是以对儿子的这个‘宠妾’也极力包容着。

    这会听得雪千寻跟杨莲亭呛声,连带诽谤他的师傅,二人也只装作没听见。

    这时,几名侍女排着队端上传盘来到杨子衿身旁。

    “殿下,你的孜然土豆片。”

    “殿下,这是糖醋素排骨。”

    “五彩豆腐。”

    “炒红薯玉米粒。”

    “软炸西红柿。”

    …………

    杨子衿讪讪的看向杨莲亭,道:“都是素菜。”

    看着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菜肴,雪千寻不由嘴角一搐。

    杨莲亭瞥了雪千寻一眼,道:“纵是饿殍遍野,我也不会让我的孩子饿着。”说着一顿,看向女儿,道:“不过,子衿啊!你再这样贪吃,迟早会胖成球的。今年不少地方闹灾。各地大批流民开始涌入秦国了,全天下都缺粮,眼下已是‘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可谓一斤粮食一条命,你知道么?”

    杨子衿秀眉皱了皱。随即便一点头,道:“爹,我明白了。‘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我一定会把这些都吃光,保证一粒都不浪费!”

    闻言,杨莲亭顿时无语又无奈!白了雪千寻一眼,摇头叹息道:“慈母多败儿,富养多吃货。”

    躺枪的东方不败立即眉头一挑,道:“能吃还不是因为像你!”

    杨莲亭无言以对。

    杨璞呵呵一笑道:“是啊!亭儿小时候确实也是很能吃!”

    …………

    论财富、论疆域、论人口。如今的秦国当之无愧是天下第一,但它建立至今仅仅数年,底子终究还是太薄了些。

    不仅因为战争,加之秦国的对外开放性,每一日都有大量人口越过边境进入秦国为民。

    对粮食的需求达到了一个恐怖的数字。尽管秦国如今掌控着全世界最多的耕地,但高产粮食都还未能全面推广,加之各种灾害,想要让全人类都吃饱饭也是不现实的。毕竟即便是在二十一世纪也有些国家存在着粮食危机和饥荒。

    好在眼下全世界的人口没有后世那般恐怖的六十多亿。而是只有六七亿左右。其中华夏最多,人口超过一亿。其次便是虽未被征服,但已掌握在手的美洲大陆,人口约有五千万至一亿人。

    而因为杨莲亭知道非洲大陆有着各种恐怖无比的传染性疾病,是以那块大陆被他称为‘瘟疫之地’而全面封锁起来,除了秦**队之外,任何人不让出也不让进。在确定消灭那些疫病之前。杨莲亭是不会解禁的。

    除去非洲大陆和其他各国,全世界超过一半的人口都活在秦国的统治之下。

    国之虽大,好战必亡,根本原因在于回报不及投入,收益不确定。风险亦是不小。

    而秦国如今的对外战争,正是这样一个回报不及投入的情况。若是算上华夏神州,秦国的疆域之广,人口之多,物资富饶,根本就没有对外扩张的需求和必要。

    秦兵强盛,有热兵器在手,侵略成本不高,风险也少,倘若是殖民剥削,确实能为秦国牟取暴利,但如今秦国所实行的一切,全然是自掏腰包去补贴他人。没有着眼短期收益,而放眼一统之后的未来。

    若非杨莲亭乃是秦国绝对的掌控者,有足够的权力和财力,且治下军民皆是崇拜信任着他,没有人会支持这样的扩张。

    就因为杨莲亭这个天帝被捧成圣人、圣皇,百姓将他当成天神。他更不能让治下的百姓没饭吃,杨莲亭的威望便会大大折损。尤其是军队,那是绝不能饿着的。一个国家要是连军人都吃不到饱饭,那离灭亡也就不远了。

    秦国很有钱,但白花花的银子不代表就绝对能换成粮食,对内收购还好,在秦国对全世界各国都宣战的情况之下,对外收购几乎是妄想,尤其有些国家还尚且不能自足。

    当然,不卖就抢,这是秦**方上下近乎一致的念头,反正都已经宣战了,早打晚打都得打。

    战争,不仅是掠夺资源,也是消耗人口最佳的选择。

    但杨莲亭是不允许他的军队想强盗一样,发动已掠夺为目的的战争。

    弱肉强食虽是自然法则,但人类如果不和自然抗争,就不会成为人类,人类历史便是一部与自然的抗争史。

    人与自然可以和谐,但绝不能妥协。

    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

    想要完成心目中的完美国度虽艰难,但有梦想,并且有能力有机会为之而奋斗,已是人生之幸事。

    …………

    “姐夫,喝茶。”

    晚饭过后,杨莲亭在书房批阅着大批奏章,东方不败和陆青青二人亦是在一旁帮着他。

    这时,雪千寻连门不敲就大步走了进来,脸上竟是罕见的弯着嘴角,似乎心情极好。

    然而她接下来所说的话却让杨莲亭一懵,只见雪千寻幸灾乐祸道:“刚刚我得到一个最新消息,你师傅背着你师娘在外面金屋藏娇……”

    “噗!!咳咳……”

    杨莲亭惊愕道:“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雪千寻嘿嘿一笑。道:“据说眼下连身孕都有了。”如今雪千寻掌管着秦国的情报系统,对于岳不群这个帝师,没有杨莲亭的放话,就算是雪千寻也不会放肆到去监视他。但之前因为出了仪琳被掳一事,全城开始严查,才会无意中查出这个消息。

    杨莲亭无奈的一扶额。叹息一声。

    安逸使人堕落。

    但杨莲亭没想到岳不群堕落的如此之快。竟是背着宁中则包了个二奶,如今已是买大送小了。

    这不得不说因他而起,若非有他这个当天帝的徒弟让岳不群如今享尽荣华,以前梦寐以求的一切,如今已是唾手可得。而唯一遗憾的是没个子嗣来继承,但宁中则已斩赤龙,求子而不得,故而才会闹出这事。

    现在好了,师傅在外养了个小三。如今有了身孕,可想而知一心求子的老岳为了不让未出生的儿子,也不让自己被人非议藏有私生子的污名,接下来就会帮临时工小三转为合同工,纳入府中。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在这时代,妻子无生育男孩,丈夫纳妾。可说是天经地义,谁也管不着的事。哪怕是武林人士也是一样。

    宁中则虽出生江湖。但她的观念亦是受时代所束缚,是个传统女性。真出现那样的情况,她也只是默默承受。

    杨莲亭看了看陆青青,若非不是她假传圣旨,杨莲亭已是会开始宣布实行一夫一妻,禁止纳妾的法令。可陆青青自封天妃。让杨莲亭不得不暂缓此事。毕竟陆青青假传圣旨这事,世人可不知情。前头下旨纳了个天妃,后脚就下旨不许全天下其他男人纳妾,却是难免招人非议。

    如今这事便纯粹是岳不群的家务事,他这个做徒弟的无从插手。总不能帮着师娘打小三吧?更没有理由断自己师傅的香火。

    杨莲亭问道:“这事师娘知道不?”

    雪千寻撇嘴道:“他们俩口子的私事。我哪知道?”

    杨莲亭头疼道:“明天请师傅一家和林平之来一趟,就说是给平之安排个差事,顺便商量下他和珊儿的婚事,定个日子。”一顿,看向东方不败,道:“师娘就交给你……还有小七了。这事你跟小七说下。”

    东方不败努了努嘴,敷衍道:“哦。”因为日月神教教主的身份,她跟岳不群和宁中则彼此都有些隔阂,几乎没什么深厚交情。对于别人家的事,她也实在毫无兴趣参与。按她想法,宁中则直接提剑去把小三杀了,顺便把岳不群给咔嚓了,一劳永逸。

    …………

    翌日。

    林平之大仇得报之后,念头通达,一扫心中郁结,脸上的神态焕发有神。他本就是丰神如玉、极其俊美的男子。历经打磨,已不再是以前那般文弱阴柔,今日穿着岳灵珊特意为他量身定制的一身锦衣,更是显得端方稳重,温文尔雅。

    杨莲亭很看好林平之,即便没有岳不群的要求,单单因为岳灵珊,他也会培养其成材。

    林平之祖上三代都是锦衣卫,但杨莲亭却是没有要组建类似的特务机构的想法,以林平之的性格也不适合此道。

    捕快在前朝还属于‘贱业’,有规定后代不能参加科举考试,以免有辱斯文。即便脱离捕快行业,其子孙也必须在三代以后方有参加科举考试的资格。不过秦国已取消了这些,也取消了捕快这一官役,替换成了警.察。

    林平之任侠好义,又恪守原则,领兵打仗不适合他,但做个警.察却是极为适合的。

    而他和岳灵珊的婚期,也选定了来年的一个黄道吉日。

    之后,真小七这个义女和东方不败邀请了宁中则入内院说说体己话。

    直到宁中则出来,杨莲亭便见她一脸倦容,顿时暗自叹息一声。

    摊上这种事,除去对宁中则的敬重、爱护,杨莲亭也无法故作不知,只能选择站在师娘这一边,不再让宁中则被蒙在鼓里。

    除非宁中则因此愤然痛殴小三,或与岳不群决裂,怒而休夫。

    否则杨莲亭这些人除了说说安慰话和精神支持,也是爱莫能助,到此为止了。(未完待续。。)

    ps:最近肝病反复,火龙缠身,头上、背上老长火疖,有些痛不欲生。

    老爸老妈还逼着我相亲!!!

    呜呼哀哉!逢时不祥!!不祥!!不祥!!( 穿越杨莲亭 http://www.yushuwu6.com/0_738/ 移动版阅读m.shubao333.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