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瞳,我以后就只有你了。”张毅成呢喃着,他摄入着她身上的温度。昨晚,他一个人那么冰冷,他都习惯了,可是,在看到她的那一刻,他还是忍不住的想像她摄取温暖。

    杨紫瞳虽然不太明白张毅成这句话的意思,但是她知道张总对张毅成一定很重要吧。所以,昨晚会因为知道张总出事而脾气那么大,昨晚他也一定没有睡好,或者还一个人偷偷的哭了,不然眼睛为什么那么红。想到这些,杨紫瞳的心就忍不住的替他疼着。

    “紫瞳,他走了。”张毅成再也忍不住了,他的声音已经酸涩的不成样子了,他觉得自己可能又要哭了。

    杨紫瞳忽然把他抱紧,她的内心也很难过着。她不知佛,此刻除了能给他拥抱,她还可以做些什么。

    毅成,你不要怕,你还有我。杨紫瞳把张毅成抱的更紧了。

    紫瞳,我好怕,我只有你了可是,张毅成知道无论他再怎么害怕,他都不能表现出来,因为父亲死,现在公司应该是没有董事长的,而那些年迈的老董事们绝对是不会让他接管父亲的位置的。再者,他手上正在做的那个策划案的文件丢失的一件事情,如果让那些老董事们知道了,一定会把这件事情拿出来说,这样他就更没有机会了,现在有很多人在看着他,希望他出丑。可是,他不能出丑,因为,他要守护爸爸的公司。这个公司是爸爸此生的心血,他一定不会放弃,好好努力的。

    想到这里的时候,张毅成的脑袋里面突然蹦出了一个解决丢失的策划案的点子。于是,松开了杨紫瞳,聊了几句后,又飞快的往自己的办公室跑。

    杨紫瞳看着张毅成的背影,心里叹了一口气。毅成,你一定要打起精神啊,我会一直默默的支持你的。

    杨紫瞳整理了一下衣服,这才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在另一个地方,田佳丽看着两个人分别消失的背影愤恨的剁着脚。从刚刚张毅成抱住杨紫瞳的时候她就在看了, 她就想不出,杨紫瞳那个小狐狸精有什么好,能让张毅成那么着迷。

    张毅成沉浸在悲伤中的时候,另一行人却在酒店里面喝酒庆祝了。不用想就知道这行人,正是公司的第二掌权股东,马田父子以及他们身后那一群支持他们的人。这些人中从不缺少公司的很多高职位着。

    “来来来,让我们提前预祝马总接手公司后,公司越做大。”一个圆滑的青年人提起酒杯,朝大家说着。

    坐在饭桌的一群人都是会拍马屁的人,不然他们不会坐在这里。说实话,今天坐在这里的人,真正在工作上有实力的人只有一两个,其他人都是靠着给马家父子送钱还有拍马屁才升职的。

    不过爱听马屁的马家父子似乎也爱你不在意这些人有没有才能,他们只知道,接下来的腾飞公司是他们手里的了。到时候,他们就是一手遮天的最顶层的任务了。

    想到这里,马家父子的脸上的红光不仅是因为酒精的缘故,也因为太兴奋的缘故。

    一行人一直喝酒喝到了很晚才散去。马田跟在自己父亲的后面,听着父亲的宏伟计划也是很兴奋。到时候,等父亲当上了董事长,他一定要整死张毅成,让他跪在自己的旁边求饶。一想到张毅成跪在自己的裤子下求饶的嘲,马田就忍不住的兴奋,张毅成你等着吧。

    而与此同时,张毅成还在公司里面加班。 明天就是策划书竞标的最后一天了,但是一如张毅成所预料的那样,策划书并没有找回来。

    其实,今天张毅成又有问了问那些调查策划书去向的人,所有人给他的答案都是没有线索。而且,还有一个致命的地方就是,策划书消失的那个时段,公司里面很多的摄像头都坏掉了。

    听到这些的时候,张毅成并没有太大的生日,因为在早上见到杨紫瞳之后就对策划书丢失一案有了思绪。不过,他还是决定装作样子调查一下,因为他也有仔细思考过,排除那些外面公司的盗取以外,还有一个很大的可能是自己公司内部的人进行的窃取。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事情就真的很棘手了。

    虽说策划书事件他心中有了解决的方案,但是以后的如果在发生那样的事情怎么办。所以,为了在做完策划书事件之后,张毅成决定要开始好好调查那个内奸到底是谁。

    夜已经很深了,可是,张毅成的手飞快的在电脑的键盘上舞动着。对于这次策划书案件,他想出的办法是最简单的办法,也是最困难的办法。那就是,在做一本策划书出的资料过来,等所有人都走了之后,张毅成还在办公室里面孜孜不倦的分析着资料。

    静谧的办公室此时只听得见打电脑键盘的声音,办公司里面暗黄的灯光下,照的张毅成的脸也有些苍白。杨紫瞳拎着饭桶进到办公室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嘲,那个看起来脆弱无比的张毅成。

    张毅成丝毫没有注意到有人进去了自己的办公室,他还是很专注的盯着自己的电脑屏幕。

    杨紫瞳知道他在工作,也不敢打扰,只是小心翼翼的坐到了办公室里面的小沙发处安静的等待着。她抬着头看着正在认真工作的男人,心里的喜欢和心疼在交织着,她知道男人应该以事业为重,但是他这样浪费自己身体的降,她真的很想出言制止,可是,杨紫瞳也知道,她没有让他停下来的理由,不论毅成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已经去世的张总,她都没有理由。因为,她也希望毅成能够成功,看着他的成功她也会为他自豪的,所以,不管他做什么,身为他的女人,她都会一如既往的支持着的。

    “紫瞳?”张毅成看到杨紫瞳坐在那里的时候,愣了一下,又想了下,似乎他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杨紫瞳见张毅成发现了自己,连忙站了起来,看着他疲惫的面颊,扬了杨自己手中的饭桶说道:“我来给你送宵夜,你饿了吧。”

    张毅成一阵无奈,笑了,说道:“我还真是饿了。”

    杨紫瞳一开始以为张毅成会怪自己自己鲁莽的来找他,不过看现在他似乎并没有生气。于是,杨紫瞳开心的把饭桶里面的菜还有汤放在了他的桌子上。

    杨紫瞳的这个饭桶是她在下班前特地打电话嘱咐妈妈弄的,她知道自己的手艺不好,她也知道张毅成今晚一定会加班,所以下了班就去母亲那里讨来了保温桶又急急忙忙的回到公司,然后发现张毅成果然在。

    “什么时候来的?”张毅成闻了闻菜香,问道。

    杨紫瞳装作思考,然后调皮的说了一句“忘了。”

    张毅成也没有在多说什么,很不客气的开动了。说实话,他确实饿了。张毅成突然觉得有着紫瞳真好。

    “毅成。”

    张毅成吃着饭,听到杨紫瞳叫自己,便看了过去。此时的她正坐在那个小沙发上,低着头,一副很是委屈的样子,张毅成看了不由胸口一紧,连忙问:“怎么了,紫瞳?”

    “毅成,张总去世了,你一定很难过吧?”

    没有想到她会这么问。张毅成又想到昨晚听到父亲去世时自己的冷静,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冷静。他看着杨紫瞳,没有回答她。紫瞳还不知道他是张总的儿子而现在这样的情形,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跟紫瞳说清楚。

    “毅成,我会永远站在你的身边,支持你,爱着你,

    守护着你的。所以,毅成,不要悲伤难过,一定要振作起来,好吗?”突然,杨紫瞳抬起头,用着一双男士泪花的眼睛看着张毅成。

    张毅成再一次愣住了而后,他觉得内心中有一股酸涩在流淌,他有些难过,却又有些温暖。这是父亲去世给他的难过,而的女人又给他温暖。

    张成突然浅浅的笑了,朝着杨紫瞳招招手说:“过来。”

    杨紫瞳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也只有走了过去。明明刚刚她是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说了那些话,可是他竟然还笑了。不过,笑也就是好的,这样他可以短暂的忘记那些悲伤的事情。

    等杨紫瞳走到张毅成的面前,张毅成盯着她看了好久好久,直到杨紫瞳有些不好意思的正要走的时候,突然又被张毅拽到了怀里,他抱着她,轻声说:“不许走,你刚刚说了,不论怎样,都会在我身边的。”

    杨紫瞳也浅浅的笑了任凭他那样安静的抱着。( 豪门隐秘:落难公子打工记 http://www.yushuwu6.com/0_728/ 移动版阅读m.shubao333.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