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你先吃面,我到我的座位上把行礼拿过

    “东西多吗?”菜鸟雄还知道这样问一句。

    “挺多的……”郭娓娓却又这样回答说。

    “那这样吧,我吃过了面,帮你去拿吧……”菜鸟雄感觉自己必须这样说,才不会被邻座笑话质疑,尤其是那个东北大嫂。

    “我突然改变主意了——不用帮我拿了,干脆你到我那边去吧,正好我旁边的那个乘客下一站就下车,咱们俩就都可有座儿了……”郭娓娓似乎看出了菜鸟雄跟那个东北大嫂有些不适应,马上就这样说了一句。

    “那也行……”菜鸟雄果然是出于要躲避那个东北大嫂的目光和关注才答应郭娓娓的要求的,因为昨天一宿坐在她的身边,总感觉她要蠢蠢欲动,想要跟自己动手动脚,只不过自己总是保持清醒,不被其诱惑和侵袭,才煎熬到了天亮大家都醒来,才没有进一步的发展……

    所以,一听郭娓娓的提议,而且还说那边有人要下车可能有座位,也就立即答应了,囫囵吃了两碗泡面,马上背上自己的书包,拎上自己的旅行包,就跟郭娓娓离开了那节车厢,去到郭娓娓呆的车厢了……

    然而,到了地方菜鸟雄才发现,哪里是有人要下车会空下来座位呀——郭娓娓买的是软卧包厢,而且里边一个人都没有,一旦进去,把门关上,就成了两个人的世界——四目相对,菜鸟雄立即移开——知道郭娓娓兴师问罪的时刻,马上就要到来了……

    也就是郭娓娓这样身份地位的女孩子才会如此奢华,一个人包了四人的软卧的包间吧……

    一旦进入到了郭娓娓的“领地”菜鸟雄立即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心想:这下子完蛋了,不但逃离被发现、被追上,而且一下子就被弄到单间来隔离,单独审问是免不了了,大概连东北大嫂那样的旁观者都没有了——菜鸟雄就做好了被狗血喷头,弄得体无完肤的心理准备了……

    然而,令菜鸟雄不可思议的是,进了软卧的包厢,郭娓娓关好了门,形成了一个封闭的单间,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并没有像菜鸟雄想象的那样,对他发火呵斥甚至动手动脚地进行体罚打骂,反倒是温柔体贴地对他说:“坐了一宿的硬座,一定没睡个好觉吧,快点躺下吧,软卧的条件比硬座好很多的……”

    菜鸟雄边木讷地答应着,边在心里嘀咕:这个狐狸精在搞什么鬼呀,咋一句责难的话都没有呢?难道是要等我躺下了,迷糊着了,她再对我下手,一下子制服我,然后在兴师问罪?

    所以,即便是躺在了舒适的软卧床铺上,菜鸟雄的后背却像生了芒刺一样难受,真不知道接下来的下一秒钟里,会爆发出什么让他难以承受的事态来,所以,整个人都处在惊恐之中,哪里敢闭上眼睛,甚至睡着呢……

    不行,这样下去可不行,一定要主动出击才会变被动为主动——尽管自己现在不站在理上,属于不辞而别,属于临阵脱逃,属于为人处世不道德的典型,可是就凭自己的头脑和思辨能力,应该有化解的谋略吧——她父亲那么高深难解的测验自己都接二连三地顺利过关了,现在轮到他女儿,无论如何也不如他父亲老谋深算吧!稍加调理,就应该度过难关了吧……

    想到这里,菜鸟雄就一下子从软卧的床铺上坐了起来,轻声对郭娓娓说:“你咋一句不责怪我擅自离开了呢?”( 望门寡:私密婚约 http://www.yushuwu6.com/0_727/ 移动版阅读m.shubao333.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