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我批的,不过,当初这招商工作我们党委班子有讨论过。为了加快招商引资步伐,早日让公司脱困走入正轨。

    所以,当周栋同志一提出这事后,党委会经过慎重考虑,交流,讨论,最后决定由周栋同志全权负责这个项目。

    这个,当时我因为有许多事缠身,而且,周栋同志作为一名老党员了。

    集团大多数同志都信任他。所以,我也就随手就批了。”卫玉强虽说不得不承认了这一点。

    但同志也把党委班子拿出来当挡箭牌子。你叶凡要整就把大家都拖下水吧。看你敢不敢再次跟进。

    “呵呵,咱们集团公司可是总裁负责制。”叶凡一句话出来,卫玉强差点要跳脚了,这句话一出来,又把党委班子的责任给消除了一大半。

    “叶总,你还没讲清楚1.2个亿的事实。”吴洪山这老家伙又来捣乱了。

    “好了,关于公司诈骗案子是公安跟省政府调查组的事。等他们查清事实过后自然会通报给我们的。

    我们当前的首要任务是恢复生产,让公司全面的运转起来。这事在调查组还没有定论之前咱们在后边讲来讲去的极为不妥当。

    要是因此干扰了调查组的工作咱们可都得负责任。所以,今天的会就开到此。

    散会……”卫玉强赶紧抢话,这事当然不能再讨论下去了。再挖下去自己可就越陷越深了。

    反倒中了叶凡的奸计,自然,不让叶凡反嘴那也得堵住这家伙的嘴。连带着滇南省这边协议的事都给卫玉强搁置暂时不管了。

    叶凡一看就明白了,也就夹起公文包走人。既然你放我一马,哪咱也不追着你屁股。反正这事基本查清了,该你老卫的你跑也跑不掉。

    吴洪山有些怏怏然跟在后边走了出去,这货总是想不明白为啥卫书记一下子就变卦了。

    明明先前会前卫书记有暗示,一定要在常委会上让叶凡难堪,要把滇南省的事行成班子决议的。

    想不到这事卫书记自个儿倒不管了,莫非是给批6000万的事一急给忘了不成。

    当然,卫玉强一边急走一边也相当的纳闷。叶凡怎么会晓得1.2个亿的事。

    难道调查组已经的把触角深到了这里头。那自己想全身而退难道就相当的高了。

    卫玉强心事重重,觉得这横空机电集团已经快变成能淹死人的泥潭,自己还是赶紧回到省里去别趟这趟浑水了。不然,栽进去就爬不起来了。

    卫玉强这决断还真是快,第二天早上就向省委省政府提出了因病无力再管理横空这个大集团。

    提出了辞去横空集团党委书记及公司的一切职务,想回到省里专职省长助理一职,更便于专心的为省长服务。

    省委省政府经过讨论,第三天就同意了卫玉强同志的辞职书。并且指示,由叶凡这个总裁暂时代理横空机电集团公司党委书记一职。

    短短的十来天,叶凡是总裁书记一把抓,成了横空集团真正的一号霸主。

    叶凡明白,估计这事是宁志和操作的。其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一家独大,把横空机电全面的抓起来。

    果然,下午叶凡接到了宁志和电话,说道:“叶凡同志,横空机电交给你了。你得抓紧些。”

    “我会抓紧的,恐怕这党企一把抓的时间并不会长久吧?”叶凡问道。

    因为横空机电集团党委书记一职可是正儿八经的副省级干部兼任的。

    卫玉强就是副省级的省长助理兼任党委书记的。叶凡虽说是副部,但是打了擦边球的。

    “你明白就好,想一下子推你上去那是不可能的。所以,你要提前有个心理准备。我给你一个月时间,最多只能拖一个月了。你能干多少就抓紧干吧。”宁志和也无奈,自己现在还只是代书记。

    还没有转正,这个节骨眼中也不能惹太多的事出来。而诈骗案一直压到现在才组成联合调查组。

    当然也是考虑到其中牵扯太多的关系考虑之一了。这个时候就是要维稳维平,绝不能发生什么大事儿。一旦自己成功过渡转正,就可以放开手脚了。

    而省里其他大佬们肯定也明白这其中关键,肯定会在之段时间内施压。

    这横空机电集团党委书记一职眼红的人可不在少数。虽说是一个烂摊子,但级别可是正宗的副省级的。

    卫玉强匆忙谢幕,移交完毕后马上就离开了。

    老卫是不想再呆在这个令他相当伤心,有可能助力他坐上正宗的副省长位置的地方。这梦现在破灭了,卫玉强自然心里郁闷那是可想而知了。

    “希望你能带公司走出这泥潭。”卫玉强走前说道,倒是真心话。

    不管哪位同志,都希望自己工作过的地方明天会更美的好。虽说卫玉强讲这话时带有点酸味儿,但人都走了,自然这酸味儿就淡了许多。

    “请卫助理相信,我会的。”叶凡没丝毫犹豫,说道,这称呼都变了,由卫书记变成了卫助理。

    “呵呵!”卫玉强苦涩的笑了笑,钻进车子一冒烟,遗憾而去。

    望着卫玉强的车子远去,剩下的七八个常委们表情各不相同。特别是吴洪山同志,心里那个毛燥得很。

    他转身看了看横空的办公大楼。这厮这一刻突然生出了落寞之感觉。

    在叶凡党企一把抓之下,这魔掌一旦张开,估计今后的日子不好过了。

    吴洪山当然摸不透省委的心思,还以为叶凡就会就此一坐就上位的。这个,是一个过渡阶段嘛。

    而最高兴的当然非孔意雄、伍云亮和姜军几人了。

    今天的孔意雄显得特别的有精神头,头发梳得根根有理,微弯着身子站在叶凡身后。

    此刻的叶老大在孔意雄面前就是一尊神,一尊神秘的大神。一颗可以依靠的大树,孔意雄甚至把自己想像成了一颗小树靠大树上。

    ‘笑里藏刀’曾云闲最近显得有些低调,因为好友牛建国黯然谢幕。曾云闲同志敏锐的从其中闻到了什么不同寻常的怪味儿。

    而新任常务副市长章兴列同志好像表现有些奇怪,既不低调也不张扬。

    因为,章兴列是省委办副主任位置上下来的,算是同级调动。

    但是,项南市常务副市长位置可是比那个位置有份量得多。也是干部们下放‘训练’过后提拔的前奏曲罢了。

    章兴列所处的以前的位置也决定了他也不用太低调,因为,传说他是宁书记的铁竿手下,也就省委秘书长杜剑的人。自然,往大处算都是宁的人了。

    对于章兴列,就是盖绍中也表现得较客气。而章不如牛建国那般生猛,自然,反弹之下市政府蓝系力量一下子猛涨。

    所以,曾云闲同志暂时收敛了许多。他是想观望一下,牛建国的黯然谢幕也给他敲响了一定的警钟。他知道,牛建国肯定是倒在了停电事件了。

    而牛建国会倒下,估计下手之人就是叶凡的人马了。那这位企业老总就得重新评估一下了。

    就其原因,一个是叶凡有很深的背景,二个就是叶凡手段高明,牛建国才嘎嘣几天之内就倒下了。

    而叶凡无非是当了省委某些领导的‘枪’罢了,借叶凡之手处理掉了牛建国。不过,叶凡即便只是一把‘枪’那也是把利枪,相当可怕的枪。

    而牛建国事件还得一段时间才能平息下来,盖老虎不得不老虎先‘低调’一段时间。等牛事件过去后再图其它了。

    “云闲,发什么呆?”盖绍中看了他一眼,发现烟头都烧到这家伙的手指头了居然还不知道。

    曾云闲此刻才感觉到了痛,条件反射般的扔了烟蒂。一看,发现这里居然是盖书记的办公室。

    曾云闲脸一红赶紧低头下去捡烟蒂,嘴里呐呐道:“不好意思,走神了。”

    “是不是被横空集团走马换灯似的人事任命给弄糊涂了?”盖绍中倒是淡然得很,从前次事件看,我盖绍中还是有份量的。他们还得看我面子嘛。

    牛建国走的痛盖绍中渐渐的平息了下来,代之的是更深切的恨。

    对叶凡的一种切肤的‘恨’。而且,见叶凡党企一把抓,那个曾经是盖绍中想要争取到的位置。

    眼见着居然给叶凡占去了,这家伙如此年轻,难道就要升副省了?老盖同志的恨意是熊熊着被点燃了。

    “我有些看不懂,叶凡才来几天,居然代上书记了。这横空的书记位可是正宗的副省级别的。要是盖书记去坐坐还差不多,叶凡小儿凭什么?”曾云闲一句话脱口而出,盖绍中居然一下子发愣了起来,那根类夹手中半晌没吸过,也快燃到手指头了。

    怕打断了盖绍中的思路,曾云闲心里着急,可又不敢出嘴提醒。

    “好!好……”盖绍中似乎突然反应过来,狠狠掐灭了烟蒂。站起来一拍曾云闲的肩膀,笑道,“还是云闲看得远。”

    曾云闲有些莫名其妙,心说我看到啥了。不就是一句牢骚话吗?

    “放心,叶凡只是暂时代理着。他未必能转正,而且,他也不可能转正。这市里的战场我看可以收拾一下了。”盖绍中讲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听得曾云闲是一头雾水,只好盲目的点着头应着‘是’之类的屁话。( 官术 http://www.yushuwu6.com/0_635/ 移动版阅读m.shubao333.com )